華師大全腦學習力項目組

媒體報道

  • ·
    公司新聞 >
  • ·
    行業資訊 >
  • ·
    媒體報道 >
  • 大國競逐腦科學,中國將上“快車道”

    發布日期:2016-12-03 作者:小倩

    大國競逐腦科學,中國將上“快車道”


           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蒲慕明將腦科學和類腦智能研究稱為“兵家必爭之地”。近日,來自多國的60多名神經科學家齊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討論開展腦科學的全球合作,力圖推動“國際大腦空間站”的建設。今年10月,還將在聯合國舉行國際腦科學大會。
           歐美已在這一領域率先“發兵”,將腦研究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2013年,歐盟啟動10億歐元的“人腦計劃”;同年,美國也新增了45億美元的“腦計劃”。
           “在重要的基礎和應用前沿領域,中國必須占有一席之地,”蒲慕明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如果“中國腦計劃”于今年年內啟動,將推動中國腦科學和類腦智能研究駛入“快車道”。

    搶占“兵家必爭之地”
           68歲的蒲慕明是中科院上海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還曾多年擔任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杰出講座教授和神經生物學部主任。身處中美兩國學術前沿,他清晰感受到各國政府和學界在腦科學和類腦智能領域的競賽。
           從各國已啟動的腦計劃來看:美國側重于研發新型腦研究技術;歐盟主攻以超級計算機技術來模擬腦功能;日本于2014年出臺的“腦計劃”,則聚焦以狨猴為模型研究各種腦功能和腦疾病的機理。
           兵貴神速。在歐美腦計劃啟動后的兩年間,中國科技部密集舉辦了十余次專家研討會,達成的基本共識是,我國亟須啟動一項國家級腦計劃。“腦科學和類腦研究”也被列入“十三五”規劃綱要中的國家重大科技創新和工程項目。蒲慕明說,由中國科技部和國家自然基金委牽頭的中國腦科學計劃,有望于今年年內啟動。
           蒲慕明說,腦科學和類腦研究的全球性熱潮反映了科學界和各國政府的三點共識:第一,腦科學是人類理解自然界現象和人類本身的終極疆域,是本世紀最重要的前沿學科之一;第二,腦疾病所帶來的社會經濟負擔已超過心血管病和癌癥,腦科學的發展對腦疾病的診斷治療將有關鍵性的貢獻;第三,計算機技術和人工智能發展至今已面臨瓶頸,對人腦認知神經機制的理解可能為新一代人工智能算法和器件的研發帶來新啟發。
    蒲慕明認為,與歐美、日本的“腦計劃”相比,中國“腦計劃”更為全面,直接反映了上述三方面的戰略布局。各領域科學家因此提出了“一體兩翼”的布局建議:即以研究腦認知的神經原理為“主體”,研發腦重大疾病診治新手段和腦機智能新技術為“兩翼”。目標是在未來十五年內,在腦科學、腦疾病早期診斷與干預、類腦智能器件三個前沿領域,取得國際領先的成果。
           “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國的腦科學研究有可能在未來十到二十年時間實現跨越式發展,發展速度會超過歐美。” 

     “有所為,有所不為”
           歐美在腦科學所屬的神經科學領域研究的積淀十分深厚。與之相比,中國的神經科學研究還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童,“起步晚、體量小”是無法忽視的現實。
           蒲慕明說,中國的腦科學研究過去20年才開始真正起步。美國神經科學學會成員五六萬人,而中國的神經科學學會成員只有6000人左右,這是十倍以上的差距。中國也只有少數實驗室在神經科學領域具備國際競爭力,研究人員偏年輕化,本領域領軍人物較少,仍需多年積累。
           “基于現實層面的考量,中國腦計劃的原則是‘有所為,有所不為’。并不是所有領域都做,而是充分利用我國數理、信息、材料、工程交叉學科的專長,在我們的優勢領域做到世界領先,”他說。
           在他看來,中國腦科學研究的先天優勢是靈長類動物種類和數量非常豐富,并擁有腦疾病樣本的豐富資源,在猴類轉基因動物研究和非人靈長類腦疾病模型研究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
           人類大腦有一千億個神經細胞,彼此之間由大量的神經纖維連接成極為復雜的神經網絡。腦科學目前最有待突破的難點,就是理解人腦高級認知功能的神經網絡基礎。目前科學家已利用小鼠等模型,部分理解了人認知外部世界的神經網絡機制。
           蒲慕明預計,未來一二十年內,對小鼠神經網絡的研究將大致完成。其后,以非人靈長類動物為模型研究人類高等認知功能,如思考、自我意識、共情以及語言等,這是中國必須抓住的機會。
           “我認為,中國腦計劃如果能重視非人靈長類(尤其是獼猴)的研究領域,將能保證未來數十年后我國腦科學在國際上占領先地位,”蒲慕明說。
           基于“中國腦計劃”布局,北京和上海均已啟動“腦科學與類腦智能”地區性計劃,開始資助相關研究項目。中科院于今年初成立包含20院所80個精英實驗室的腦科學和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由蒲慕明擔任中心主任,各高校也紛紛成立類腦智能研究中心。而對于即將出臺的“中國腦計劃”來說,更大的挑戰是能否以革新性的機制來統籌各方資源,使“單兵作戰”轉向“強強聯合”,確保目標最終達成。
           “我們希望中國腦計劃的啟動,真正能整合全國的科研力量,在幾個重大的前沿問題能有世界領先的突破,”蒲慕明說,“這必需要真正建立跨單位、跨地區、跨學科、強強結合的團隊,打破單位的本位主義,加強科學院與大學院校之間的實質合作。”

    全腦教育,如何賺錢?輸入電話:
    河北20选5开奖号走势图